注册 登录
滑铁卢中文论坛 返回首页

风萧萧的个人空间 http://www.kwcg.ca/bbs/?619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宝马基金会高管 西方无法接受中国捍卫自身利益

已有 341 次阅读2024-4-20 03:08 |个人分类:德国

宝马基金会高管:捍卫自身利益是大国本能,只是西方无法接受中国这么做

刘程辉  2024-03-20 观察者网

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4_03_20_729028_s.shtml 

(观察者网讯)“我们应该关注自己的弱点,而非试图去教训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人。”宝马基金会(BMWF)政治战略与对话主管格雷瓜尔·鲁斯(Grégoire Roos)说。

专注中国议题的德国网站“中国平台”(China Table)3月17日发表了对鲁斯的专访报道。鲁斯说,西方国家近十年来面临着政治讨论极化、信誉度受损等问题,但其实削弱西方的恰是西方自己,与中国无关,中国捍卫自身利益是作为大国的本能,只是西方无法接受这一点。鲁斯还认为,西方需要向中国学习长远思考的能力,因为眼下西方政治把连任当作唯一重要的事情。


宝马基金会政治战略与对话主管格雷瓜尔·鲁斯(右)接受采访

“捍卫自身利益是大国本能,只是西方无法接受中国这么做”

当被主持人问及“中国对西方民主国家构成多大危险”时,鲁斯反驳道:“你不该使用这样的措辞。”

“如果你看看过去十年里自由民主国家受到的冲击,就会发现了三个主要问题。”他说,“其一,政治讨论的两极分化;其二,社交媒体上的虚假信息普遍增加;其三,我们存在信誉问题。我们被削弱是因为西方社会无法坚持自己的信仰。所以原因不在中国,是我们削弱了自己。”

“那这都是我们的错,而且与中国无关?”主持人追问。

“根本无关。”鲁斯答道,“中国是一个捍卫自身利益的大国。问题是,西方民主国家不能接受中国这样的大国捍卫自身利益。一旦你明白保护和捍卫自己的利益是大国的本能,你就会清楚捍卫自己的利益是值得的。”

至于“中国正在公开挑战西方”的说法,鲁斯认为,就像任何挑战一样,中国的确是一个可能升级成威胁的挑战,但美国也有威胁——根据美国法律,如果你使用美元,那么即便你在第三国开展业务,也可能会受到美国制裁。

“这对我们经济的威胁可远比中国人所作所为更加严重。归根结底,是我们把中国的挑战变成了威胁。”

“我们应该自我批评,我们给自己制造了弱点,从而将正常的挑战变成根本的威胁。”鲁斯举例说,欧洲的内燃机技术本来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但欧盟议会却投票到2035年禁止销售内燃机车辆,这么做推动了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

“我记得十年前人们还笑着说:‘中国人造车?还是算了吧。’但现在是中国人笑了,因为他们不仅在本土卖车,而且还把车卖到了我们欧洲。”他说道。

2024年3月3日,汽车运输船靠泊山东港口烟台港汽车码头准备装运出口汽车/IC Photo

“西方应更多关注自己的弱点,而非教训中国”

“我不是中国的支持者,但我尝试着审视我们自身的矛盾。”在谈到中国与西方的制度差异时,鲁斯说:“多年来我们一直认为,我们的模式是最好的,这就是一些国家入侵伊拉克的原因,我来自法国,法国也与英国一起入侵了利比亚。”

“中国让我们享受我们的制度,但也希望我们尊重他们的制度差异。所以我们应该关注自己的弱点,而不是试图去教训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人。”鲁斯说,西方必须打开与中国对话的大门,过去几个月他发现,许多美国议员都对情绪化的反华言论感到担忧,认为这种言论不会带来任何结果。

对于一些拿所谓“强迫劳动”抵制中国产品的做法,鲁斯也给出了不同意见。他表示,人们喜欢赞美价值观,因为这做起来很简单,非常理论化,但其实那些针对中国的指控放到其他国家也适用。

“你知道自己的手机是如何制造的吗?如果每一两年就换一次手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吗?”鲁斯说,“加纳总统曾告诉我,他的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只因为美欧在大量购买快时尚产品,而这不是发生在中国。”

他补充道:“负责是一个公民需要做到的根本。西方的特点是个人至上——无论好坏,我不评判。但如果首先是个人,那么社会上的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西方应向中国学习长远思考的能力”

针对中国与西方的“系统性竞争”,鲁斯提到,在过去,各国必须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做出选择,今天人们会说是美国和中国,但有些国家并不想站队,只是想为自己的国家利益而战,在这种情况下,西方需要证明自己是有吸引力的,也必须从这里着手作出改变。

“我们能够向中国学习什么?”主持人问。

“长远思考的能力——因为他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鲁斯说,“如今,西方国家似乎无法做到这一点。西方政治已经陷入一种颓废,因为连任是唯一重要的事情。一旦负责的领导人离开政治舞台,民主就开始崩溃。就是如此简单。”

“为何我们的目光会这么短浅?”主持人追问。

鲁斯接着回答:“这就是政治制度的腐朽,因为你对传递给继任者的东西完全缺乏兴趣。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他会说:即使我被政治对手替代了,我也会自豪地交出一个变得更有韧性的国家。”

在指出了西方政治种种不是后,鲁斯同时也称,西方“民主”没有终结,只是正在经受考验,他对此感到乐观,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

宝马基金会是由宝马公司资助的企业基金会,成立于1970年,主要关注德国社会、政治以及人文交流,是全球主要的慈善机构之一,拥有约1.5亿美元的资产。德国前驻华大使施明贤曾在2013年至2020年担任宝马基金会主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4-7-16 11:40 , Processed in 0.01383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