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查看: 130|回复: 0

2020年是谁家历史的终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6 08: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Guo 于 2021-10-6 08:52 编辑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福山的历史终结

1991年苏联解体,1992年福山就出版了他的《历史的终结》一书。福山认为,冷战结束了,资本主义的所谓自由民主社会战胜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东方阵营,成为了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那么,什么是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社会呢?这其实就是基督教文明的现代社会,就是今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主导全球政治经济的社会形态。

欧美文化是基督教文化。基督教认为人性本恶,在其教义中称之为原罪。而且人性恶得不可自拔,必须由耶稣基督来救赎人类。这种文化否定了人的为善的意志,否定了人类的基本尊严,认为自私自利就是人的本性。西方社会今天把个人自由放到了神圣的地位,是掩饰了自私自利之恶,个人自由成为了对人性的肯定,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核心。一个人性本恶怎么会变成了道德制高点呢?此文后边会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给予解答。2020年新冠病毒之所以肆虐全球,西方主导的世界对个人自由的无限拔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截断病毒扩散的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封城和戴口罩,但这违反了个人自由,乃至违反了个人自由派生出来的公民宪法权利。直截了当的科学方法与西方意识形态内核发生冲突,令西方政客手足无措。

既然自私自利是人的本性,那么实现了这个人的本性就是历史的终结了。西方近代五百年构造的就是这样一个“历史终结”的社会。

西方设计的市场经济,就是个人利益最大化的一个机制。按照亚当·斯密《国富论》,市场就是一个看不见的手,每个人只要都为个人利益最大化而行为,就可以导致社会利益最大化。这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经济制度化。这在生产和生活领域里表达了基督教认为的人的本性。

西方的所谓民主政治设计,就是每个人和每个集团都为自己利益最大化投票,不为自己利益最大化投票就泯灭了基督教文明的人性。所以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得到广泛支持。特朗普说他富有而无需交太多的税,选民认为这是他聪明能干的证据,很符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人性,深得美国选民爱戴。西方自由民主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政治制度化。如果对外发动战争符合国家利益,美国人就会支持对外发动战争。

如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是人的本性,而且西方已经把基督教教义的人性在文化中推崇到神圣至高,把人性在经济和政治中都制度化了,可不就是历史的终结了吗?人类还有什么可发展的呢?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


今天的行为科学,源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弗洛伊德发现行为冲动来源分于三个心理动机:本我、自我和超我。行为冲动的最基本来源是本我,是基因本能冲动。恋爱时期欲火中烧而做出不计后果的事情,成为文学作品千古不竭的永恒题材。《孟子·告子上》云:食色性也。《礼记·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说的就是弗洛伊德的本我。饮食是个体生存需求,男女是种群延续需求,没有这两个基因本能,人类早就在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中消亡了。

然而,个体的人在自然界中是不能存在的。人作为物种存在于自然界中,几百万年以来就一直以社会群体形式而存在。基于基督教教义的人性把个人自由推崇到神圣的道德高地不符合人类学观察的结论。个性不是人的本性,群体性才是人的本性。现代心理学研究过狼孩,证明脱离社会的婴儿不可能发育成长为人。现代基督教文明把个性理解为人的本性是不科学的。西方现代社会崇尚个人自由,华夏文明崇尚集体主义精神。西方社会以维护个人的独立自由通过契约缔结社会。儒家以父慈子孝的孝悌和忠义构建一个浑然一体各司其职的互助社会。华夏文明构建的社会更符合人的本性,是人类群体共同存在的本性的自然发展。 2020年抗击新冠疫情的国家中,儒家文化圈内的国家抗疫都比较成功,而基督教文明圈内的国家抗疫都比较失败。这是集体主义价值与个人自由价值的不同造成的结果。

由于人的群体性即社会性,人的行为不仅仅由基因本能驱动,还要符合社会规范。本我的冲动是生命体基因本能需求,它往往不顾客观环境是否有条件、不顾忌会产生什么行为后果。超我是社会规范的内化,是一种精神经济,不必每次费脑筋回忆法律和家训,把社会规范内化为自律的行为。超我的形成主要是父母管教、幼儿园和学校教育、公司纪律约束,国家司法惩戒等人格社会化的结果。极端的超我心理形成即是大家所称呼的洗脑。洗脑建立压制性强制性超我心理。

自我是心理活动的经纪人,它权衡环境利弊,权衡行为后果得失,在本我需求和外界环境刺激之间寻求可行性,自我动机就是人的意志的动机。他协调超我和本我两种动机,找出折衷方案。自我是现实主义者,他压制现实不可能实现的本我冲动,在生命本能需求(本我)和客观环境的约束、以及文化规范的约束(超我)之间找出一个行为方案。真正面对现实适应环境的是自我,本我和超我都可以是不顾事实不考虑客观可能性的行为的来源。

以本我动机行为的是生物人。以超我动机行为的是社会的人。以自我动机行为的是有意志的人。自我是人的意志、意愿、和主观能动性的核心。一个自我弱小的人就是意志薄弱之人,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一个本我强悍压倒自我和本我的人,往往是反社会的人,是犯罪动机的根源。一个超我庞大压倒自我和本我的人,就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也是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心理动机,是一个无视客观现实而强迫理想的乌托邦人。儒家讲究修养,就是修养修炼自我,以坚强的意志统一协调本我和超我,以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圣人境界,达到人的自我实现。

图:维纳斯。文艺复兴肯定了人的欲望,把人的欲望神圣化了。

现代人


行为动机就个人而言,就是心理动机,就社会而言,就是意识形态。意识形态主导了社会大多数人认可的社会规范,构成统计上的大多数人的超我行为准则。因此,我们也可以用弗洛伊德的心理冲动结构来分析社会意识形态。

西方有过千年政教合一、教权统治的黑暗时代。那时候基督教教义主导政治、经济、社会方方面面,规范着人生的各个阶段。国王要由教皇委任,主教主政一方政治军事,财富都聚集到教会里。婴儿出生要由教父命名,红白喜事要由牧师主持。因此,中世纪是欧洲经济和人口停滞的时代。中世纪的欧洲,是基督教教义作为社会道德规范固化为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中,人的社会化和教育都按照基督教教义来规制。中世纪是典型的专制社会,这种社会就是扭曲人性、超我强大到限制了本我和压迫了自我的社会。

现代人人格的形成,源于文艺复兴,源于对中世纪专制的反抗。文艺复兴以本我为武器反对基督教义的超我,肯定食色性也的本我,并把本我上升为意识形态,即个人自由,使得本我和超我混为一体。西方现代人的本我和超我是高度统一的。

比如说,华夏文化认为吸毒是犯罪。西方不这么认为。加拿大就合法化大麻,而且是社会的共识。吸毒是以药物麻醉自我,降低意志力,让本我和超我不断冲击社会底线。北美吸毒过量死已经成为社会公害。然而,西方自由主义民主的意识形态认为吸毒是人追求幸福的宪法权利。这种伤害自身伤害社会的行为,符合西方民主自由意识形态,加拿大政府设立吸毒所,以保护吸毒群体免遭社会压力,避免过量死的事故。

很多肥胖症是意志力薄弱的结果。明知管住嘴、迈开腿就可以避免肥胖症,但肥胖症已经在现代社会泛滥成灾。凡是告别短缺经济,进入物质丰富社会的国家,在西方文化影响之下,都不可避免出现肥胖症和三高的群体扩大的现象。物质丰富了,自我没有能力抵御本我和超我的联盟,西方已经为肥胖症群体提供很多便利,停车场专门有残疾人车位,很多就是为肥胖得行动不便的人提供的。


现代社会的马斯洛陷阱



马斯洛需求层级模型认为,人的需求有五个层级。第一个层级是生理需求,即温饱是第一的生存需求,达不到温饱而奢谈民主选票显然违反马斯洛需求理论。中国在百年屈辱中多灾多难,生活水平排到世界末位。新中国摆脱了帝国主义干涉和控制以后,中国人民才逐渐达到温饱的小康社会。马斯洛需求的第二个层级是安全需求,人要有生命的权利,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军事包围,妄图把中国重新推回百年屈辱的国际结构中,是剥夺中国人民的生命权利。此时以民主选票为由压制中国发展是居心叵测的阴谋。第三个层级是归属与爱的需求,人的需求是层级递进的,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前三个层级属于食色性也的需求,满足了前三个需求以后,才有了第四个层次的尊重的需求。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富起来了,中国人需要归属感,2008北京奥运提出同一个梦想的期盼,结果西方世界就是不想和中国同一个梦,西方拒绝中国有在国际政治中的归属感。西方围堵2008奥运火炬的接力跑,打破了中国同一个梦想的期盼,中国只能提出中国梦。中国人只能归属到中国。现在西方指责中国搞民族主义,不是中国人想民族主义,是西方拒不接受北京奥运同一个梦想的倡议,迫使中国人只能归属为中国民族主义。中国提出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外交原则,西方就是不接受相互尊重,就是不想给中国以平等尊重,西方不断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甚至有机会就羞辱中国一番。中国的民族主义是对西方帝国主义霸凌的反弹,这种反抗帝国主义霸凌行径的民族主义是正义的爱国主义。相反,以美国第一支持对外侵略的美国民族主义就是法西斯主义。


马斯洛模型最高的层次是自我实现。自我实现在佛教中是顿悟成佛,在儒家是修养成圣,在道家是修炼成仙。在人本主义来说,自我实现就是充分发挥自身的潜能完善自身使得生活有意义有愉悦。


什么是马斯洛陷阱?马斯洛需求模型说,不满足低层次需求,就难以要求高层次需求。马斯洛陷阱就是低层次需求已经满足了以后,却并没有产生高层次需求,还停留在低层次需求内无止境抬高低层次需求的标准。物质需求满足了,却没有精神追求,永远陷在物质获取和物质挥霍的怪圈中。如吃饱了,还想吃更多美味,有居住条件了,还有更大的房子,以致物欲无穷,贪得无厌。把本来追求温饱的本我动机延伸为贪婪的占有欲,阻碍了人的自我实现。


过去五百年间,欧美的帝国主义政策和殖民主义政策掠夺亚非拉人民的财富,进行资本原始积累。那时候全世界各国都处以物质短缺时代。西方以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基督教人性恶人格在亚非拉制造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如今已经不是物质短缺时代了,发达国家已经是穷人都肥胖症了,西方社会以西方文艺复兴建立起来的自私自利人格依然疯狂的掠夺控制全球资源。发现中国南海有石油了,就派航母到南海否定中国的主权。西方发达国家五分之一的人口控制了全球大半的土地、中东石油、南美矿产,依然以军事和金融霸权继续掠夺南方发展中国家。西方国家帝国主义行为陷入了马斯洛陷阱。本来科技进步可以造福人类,偏偏美国四处调动战争,制造动乱,毁灭财富。


自小布什反恐战争以来,战争已经不能增加发达国家的资本积累,发达国家政府和家庭的债务都在不断升高,乃至2008年以后持续的零利率政策以推迟债务泡沫的破裂。如果二战前的帝国主义政策和殖民主义政策是损人利己的政策,那么,今天西方的帝国主义政策已经是损人不利己的政策了。美国为了自身国家利益增加100万的利润,不惜用战争摧毁他国上万亿的财富,这严重违反帕累托最优效率,是阻碍全球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


以今天的全球经济生产力,完全可以让每个人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只是西方主导的现代文明阻碍了人类的继续进步,西方本我和超我联合的自由民主意识形态,是否定自我意志的资本意志凌驾于人的意志之上的意识形态,是为维护西方帝国主义国际秩序服务的。


以今天全球的经济生产力,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完全可以帕累托最优的方式发展,完全没有必要以损害他人或他国的利益来致富。在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和现代文明中,人类无法摆脱战争和饥饿,这完全是西方文明陷入了马斯洛陷阱的缘故。


图:人的异化。社会按照资本意志运行,人的意志屈从于资本意志。

人的异化


西方现代人把本我和超我合一,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制度化神圣化,不仅使得西方个人、社会和国家陷入马斯洛陷阱,把社会资源用于矛盾冲突,用于战争。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否定了人的最基本的人性:人的意志。一神论宗教认为世界必须按照上帝的意志来安排,人的意志是被一神教教义否定的。基督教不指望人类有未来,基督教指望世界末日毁灭人类,基督徒得以升到天堂。


基督教文明否定人的意志,文艺复兴以来塑造的本我和超我联盟的人格压抑这自我意志。西方文明的现代社会把人物化,物化成没有灵魂没有意志的资本盈利的资源。西方国家机器被资本盈利冲动驱使,陷入持久不断的战争而不可自拔。西方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金钱交易的关系。消费群体是银行贷款、医疗保险、零售业等的资本盈利的市场资源。消费群体被广告误导去消费他们自己不需要没必要的消费。西方社会否定人的劳动本质,劳动变成机器的附件,变成资本盈利的人力资源。西方文明走到了历史的终结。西方人用自己没有的钱,去买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向自己鄙视的人显耀自己的虚荣。虽然发达国家的生产力是最高的,但发达国家的消费超出了他们的产出,这体现在政府和家庭债务的有增无减,这种零利率经济是不可持续的经济,一个消费超出产出的文明是不能持续的文明,这个不可持续的文明就是西方基督教文明。

历史终结


2020年的一场新冠,把西方基督教文明的衰败暴露无遗。西方文明的领袖美国每天新冠死亡超过3千,每天新冠死亡的人数都大于911事件死亡人数。西方发达国家掌握着最先进的生物技术,有金融霸权动员全球资源的能力,有他们自我夸耀的福山历史终结的政治体系,面对新冠疫情却和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政治体系搭配他们社会的基督教现代人格,使得西方世界陷入严重经济衰退。居家戴口罩在西方被视为违反人权的专制政府行为。落入马斯洛陷阱的西方人不愿意保护自身和维护公共安全而居家和戴口罩,居家令导致西方吸毒过量致死增加,导致抑郁症增加,导致暴力犯罪增加。2020年是西方主导的现代文明的历史终结的开始,一个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制度化神圣化的社会,其经济、政治和社会的驱动力就是个人自由和每个人自己利益最大化,这种制度和意识形态在新冠疫情中正在摧毁西方自身的国际秩序。2020历史的终结是西方基督教文明的历史终结,不是人类历史的终结。人类需要消除人的异化,找回人的自我。基于基督教文化的人格和社会已经无以把握今天先进的科学技术,没有能力让这些先进的科学技术造福人类。西方文明主导的国际秩序难以治理全球性疫情,难以治理气候变暖的难题。这些全球性问题,关乎人类未来的问题,需要人类共同合作,需要集体主义精神。这正与西方个人自由放任的意识形态相冲突。


儒教主张中庸,食色性也是对人性的肯定,但凡事须有度,不能滥用物质吸毒致死制造战争毁灭财富。儒教是人性善论者,认为人有意志有能力为善,人类可以依靠自身的力量解放自己。儒家崇尚“朝闻道,夕死可矣”,主张“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道家主张安贫乐道,恬淡虚无。中国文化在马斯洛低层需求基本满足以后就立即有了自我实现的需求,儒教学说是跳出马斯洛陷阱的人本主义文化资源。


2020年中国克服了新冠时艰,消除了贫困,成为经济正增长的巨大经济体。中国的崛起带来了华夏文明的文艺复兴,复兴人的本性,复兴人的真实。中国的崛起将解放人类,把人类从西方文明的马斯洛陷阱中解放出来,把人类从人的异化解放出来。人类未来和人类解放,成为了饱受百年屈辱、冷战孤立、和自奥巴马亚太平衡以来的西方极限施压的困苦的中国的天降大任。


西方资本主义的历史即将终结,华夏文明天下为公的历史正在开启。西方文艺复兴塑造的现代人的历史即将结束,华夏文明的文艺复兴正在塑造后现代人。西方的政治和社会制度已经无法适应当今先进的生产力水平,2008金融海啸就是西方制度无法适应信息革命带来的生产力水平提高的结果。工业革命4.0只能由中国领导。中国制度孕育了新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建立了全新的生产和生活模式,引导人类走向光辉的未来。这是2020年全球抗疫经历给人类的启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1-10-21 21:18 , Processed in 0.13655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21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