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万医生罢工,韩医疗系统快崩了,政医博弈…

2024-3-1 18: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6| 评论: 0|来自: superlife.ca

摘要:   在老年化叠加少子化的背景下,韩国医疗的危机也许才刚开始。   近万名韩国医生,突然集体辞职,为的是反对医学院扩招。   2月29日是韩

  在老年化叠加少子化的背景下,韩国医疗的危机也许才刚开始。   近万名韩国医生,突然集体辞职,为的是反对医学院扩招。   2月29日是韩国政府给罢工医生下达的最后返岗期限。早前,韩保健福祉部亲自把 “返岗复工命令”递送给实习和住院医生,声言要启动司法程序,对逾期未返岗医生采取吊销医生执照的处分。   政府想着速战速决,医生却摆出持久战的姿态。韩国各大医院里弥漫着焦虑与无奈。部分急诊室暂停接收患者,而市民拨打119急救电话询问“该去哪家医院”的情况,比平时增加了两倍以上。   首尔大医院抗癌中心门口,四五十名患者从清早开始排长队。本来预约了2月底做手术的患者,要么被迫延期,要么转院甚至换到其他城市的医院。   那些韩国医生执业前没背过《希波克拉底誓言》吗?咋没有救死扶伤的精神,说不干就不干了?      首尔一医院门口,罢工医生手持海报抗议。(图/视觉中国)      近万医生罢工,   韩医疗系统快崩了   从2月19日算起,韩国医生的罢工行动,已进行到第12天。据韩国官方统计,截至2月28日晚,全国100家实习医院共有9997名实习和住院医生提交辞职报告,占总人数的八成,而缺勤的医生则有9076人,占比超过七成。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兵务厅曾在2月26日宣布,未服兵役的住院医生在辞职被受理后,将在最近的入伍日,也就是明年3月,以医务军官或公共保健医生的身份直接入伍。不过,韩国保健福祉部早前向医疗界下达了禁止受理集体辞职书等命令。   根据当地法律,拒绝听从复工令的医生可能被暂停执照最长一年,最高判监三年;一旦罪成,即使被判缓刑,也会被吊销执照。被处分的医生,在海外就业时也会受到限制。   这次韩国医生罢工的导火索,是韩政府对医学生的扩招计划。韩政府2月初宣布,自2025学年起,医学院招生名额增加65%,约2000人,从现时的3058人增至5058人。   医学生扩招的根本原因是人口老龄化。据韩国政府推算,到2035年将有1.5万名医生的短缺。尹锡悦政府的对策是,从2025学年开始每年增加2000个医学生名额,5至10年后补充约 1万名医生,其余不足的5000人将通过返聘退休医生的方式补充。   扩招消息一经发布,当即引起大量实习和住院医生的不满,随后韩国医生相关协会加入抗议行列,要求政府撤回扩招政策。   但韩国政府态度坚决,不惜采取司法手段也要推行医改新政。韩国总统尹锡悦2月20日称“医疗界斗不过国民”。   有韩国律师认为,政府不会吊销所有离岗医生的医生执照,以免造成长期的医疗人手“真空”。韩国保健福祉部次官的发言,则暗示不存在“法不责众”,“如果10人辞职后不遵从复岗命令,将对10人进行处分”。   双方针锋相对,互不退让,为最后后果“买单”的,恐怕还是万千患者。   实习和住院医生是这次罢工的主力。他们的人数虽然仅占韩国10万名医生的一小部分,但占了大型教学医院工作人员四成左右。他们在急诊室、加护病房和手术室等岗位都执行关键任务。      韩国首尔五家大型综合医院内,实习医生占医生总数的三四成。(图/韩联社)   韩联社消息称,首尔“五大”综合医院里有三家医院将手术减少至平时的40%至50%,其余两家医院则根据不同科室情况调整手术和诊疗日程安排。   政府的应对方式,则是从退伍军人部、国防部等下辖机构调派军医来加开急诊室,同时调整护士业务范围,让其承担部分医生业务。据韩国《中央日报》的报道,护士们一边通过视频学习医生本应该做的治疗方法,一边为潜在医疗事故责任而担忧。   医疗混乱的后果,迅速从急诊室蔓延。当地传媒报道,前电竞选手柳济鸿在2月20日深夜发生车祸,伤势颇为严重,却因医院没有医生,足足等了8小时,打电话到30家医院急诊室,才有人为他医治。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得救。上周末,大田市一位80多岁的老人心跳骤停。救护车送院期间,她先后被7家医院拒收,耽误53分钟才送抵急诊室,但最终还是失救死亡。   按当地消防的数据,转移重症患者时,平时一般要给3至4家医院打电话确认是否能接诊,但最近基本要问5至6家。资料也显示,当时大田市5家重点医院里,500多名实习和住院医生中有81.6%提交了辞呈。   截至2月26日,医界罢诊受害者举报中心累计收到278起举报,其中包括医院推迟手术36起、推迟住院4起、取消诊疗预约6起和拒绝接诊5起。   韩国医疗系统危机,已升至最高级别。政府斥责集体辞职的实习和住院医师把患者当人质,普通市民对于治疗被延误也越来越不满。   然而,医生团体则认为,把病人当人质的是政府。医生团体代表表示:“许多医生告诉我,他们感觉就像是被家暴的妻子,患者们是孩子,政府正是那个施暴的丈夫。”      韩国医疗成“商品”,   一切朝“钱”看   从整体数字看,韩国是真的缺医生。目前韩国执业医生约有10万人,每1000人口约有2.6名医生,低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3.7人平均水平。      经合组织主要国家中,韩国每千人医生数低于多个欧美发达国家。(图/韩联社)   自2006年以来,韩国医学招生名额就被冻结在3058人,长达19年之久。现在扩招医学生,增加医生人手,不正好能减轻一线医护人员的压力吗?这项“计久远”的政府政策,得到超过7成的受访韩国民众支持,但为什么遭到医生团体的强烈反对?   医生团体则表示,“怎样增加”比“加多少”更重要。他们批评政府没有详细的培训和分配计划,单纯扩招不能保障地方的、基本的、公共领域的医生需求。   目前,韩国医疗体系长期存在3个“极化”。   第一个“极化”,是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比例极端不平均。有专家分析,在公立医院占比过半的国家,医生会希望更多同行从业,以分摊自身的工作量,且薪水也不会受到大的影响。但在韩国医疗体系中,绝大多数是私立医院。据韩国《朝鲜(专题)日报》消息,韩国私立医院占比高达95%,而且优质医疗资源高度集中在首都附近。      被誉为医疗剧天花板的这部韩剧,背景设在偏远的地方医院。如果没有剧集滤镜加持,一般韩国医生应该不愿走出首尔。(图/《浪漫医生金师傅》)   在韩国,医疗被视作不折不扣的商品。即使美容、整容等手术被排除在韩国医保之外,私人机构的医生依然会想方设法“捞钱”。   同一种疾病,诊所级别为小医院的平均治疗费,可以是大型综合医院的两三倍。《法治日报》引述韩国记者的暗访报道称,部分小型医疗机构将非医保范畴的子宫提拉术,与医保范畴内的子宫肌瘤治疗一起进行,从而骗取更多医保费用。此外,植发、腿形矫正等游走在整容与治疗之间的手术,也是骗保重灾区。   受市场之手的掌控,更多医生意味着更多竞争对手和更少的利润。有批评指出,医生团体是一群既得利益者,罢工是为了巩固自身的利益和话语权。   第二个“极化”,是专科医生种类分布极端不平均。韩国医生团体指出,许多医生在医院里不是救死扶伤,而是扎堆从事整容、美容业务,或者开私人诊所赚钱。   在儿科和心脏内科等关键领域内,专科医生常年短缺。据《韩国各科室专科医生现状》显示,2023年韩国儿科医生共304名,不到2014年的一半。      在韩国,儿科、内科、妇产科等专科医生更容易遭受医疗风险,工作强度也较大。图/《机智医生生活》   按照韩国的规定,修读完六年制的大学医科并通过国家医科考试,可成为普通科医生,并开设私人诊所。从普通科医生晋级为专科医生,须再到教学医院担任1年实习医生、4年住院医生,接受更多训练并专攻一科。换句话说,在韩国,培养一个儿科医生或者妇产科医生,前后至少需要11年。   近年韩国医学美容当道,专门美白祛斑的皮肤科医生拥有“无千都师”的称号:即使只是普通科医生,“无”专科医生资格,也可月入“千”万韩元,在“都”市任“医师”。   据当地传媒报道,没有皮肤治疗经验的普通科医生在首尔从事美容工作,一周工作6天,月收入可达13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专题)7万元)。皮肤和美容相关的科室风险相对较低,收入却与需要多经历4至5年额外培训的妇产科医生相当。      整容医生坐在高大上的办公室里,便能享受高薪和准时上下班。(图/《狎鸥亭报告》)   如果坚持追随儿时梦想,例如迎接新生命的诞生或者解锁大脑手术,那就得接受韩国医疗的第三个“极化”:医生和医生之间,存在收入的鸿沟。   韩国医生的平均收入,跻身发达国家的首位,年薪百万毫不夸张。据OECD统计,韩国大型综合医院专科医生的年收入约为20万美元(约合143.84万人民币),比韩国人均收入的6倍还多,而且傲视英美同行。在标榜学历至上的韩国,医生的社会地位更是崇高。   然而,有些医生的收入是被平均的。据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的报告,以2020年为准,医院标示科室年薪排名第一的胸外科(4.8799亿韩元),是排名垫底(22位)的小儿科(1.0875亿韩元)的4.5倍。其次的排名第二的眼科(4.5836亿韩元)、第三的整形外科(4.0284亿韩元),均是小儿科平均收入的4倍有余。   这次作为罢工主力的实习和住院医生收入,更是明显偏低。韩国中央社采访了一名参与罢工的实习医生小柳。他在韩国知名大学医院工作,每周工时超过100小时,月收入约为200万至4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万至2万元),其中包括加班费。   当地月收入中位数约为235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7万元)。然而,一旦除以工时,实习医生的时薪水平仅为韩国最低时薪(9860韩元)的一半。      韩国医生群体内收入差距巨大。(图/《机智医生生活》)   韩国医疗圈是一个以市场为主导的极化怪圈,向“钱”看的风气极为浓重。政府每年多培养出来的2000名医生,最终有多少人会愿意在儿科、产科等地方没日没夜地熬,又有多少人出校门右拐帮人隆鼻瘦脸?有多少人会远赴乡郊关心爷爷奶奶的健康,又有多少人涌入首都圈享受人上人的舒适?   随着医生罢工事件持续,韩国民众对这事件的认识越发负面。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部分80后到00后的韩国年轻医生坦言,“反对医学院扩招的本质是为了守住饭碗”。   一位实习到第4年的住院医生,在网络公开了自己的辞职信。她自称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打算改行做皮肤美容医生。由于儿科医生短缺,住院实习医生在怀孕12周前和预产期前12周,都要进行36小时的轮班。她认为“无论是扩招500人还是2000人,用不了10年,小儿科就会崩溃” 。      政医博弈的背后,   还有这一出?   韩国政府和医疗界的对峙,已不是第一次。跟流水的政府相比,铁打的韩国医生团体占据较强的话语权。   韩国“news 1”新闻网梳理,自1955年以来韩国医疗界进行了9次罢工,政府拟定的政策每次都会因这些集体行动而取消或修改。更早前的“医药分家”改革在2000年得以通过,但随即又在医学界的要求下,把医学生的招收名额从原来3500多人缩减至现时的3000出头。   表面上,韩国医生罢工看似不合逻辑,但这种现象在外国医疗界其实很常见。邻近的马来西亚,早年同样因医学生扩招,引发多次罢工抗议。去年10月通胀高企,美国约7.5万医护人员为争取全面加薪而罢工,堪称美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医疗罢工。   到今年1月,英格兰近5万名初级医生罢工6天,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罢工行动。   这些罢工背后,离不开一线医护人员争取利益。再直白一点,就是:给我们加薪!他们知道只有喊得够大声,动静够大,自己的诉求才会被重视。      初级医生的薪酬纠纷,让英国医疗罢工反复出现。(图/《疼痛难免》)   其实,韩国医疗圈里不全是反对扩招的。多位韩国医学教育领袖公开主张,可以先增加医生,再解决结构问题,但应循序渐进。由医学学者组成的韩国医学翰林院评估,应该从增加350至500个医学院名额开始,以免影响医学教育品质。   针对医学生扩招政策,目前韩国政府尚未公布详细的教育资源扩充和相关财政投入计划。保健福祉部和教育部表示,将在今年4月前跟地方医科大学沟通设备扩充、教师增员和基础设施等详细情况。   为什么要等到4月确认?可能与选情有关。4月10日,韩国即将举行国会选举。这是尹锡悦政府上台面临的一次重要选举,有望扭转“朝小野大”的局面,助力执政党的后续施政。然而2月初的全国民调显示,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支持率势均力敌。   这场医改博弈里,韩国政府的强硬态度,意外提升了总统本人的支持率。民调机构韩国盖洛普23日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尹锡悦的施政好评率为34%,有微幅回升。几周前,由于总统夫人收受名牌包事件,尹锡悦支持率险些跌破30%。   《第一财经》引用韩国学者分析,在经济疲软的大环境下,如果韩执政党在医改方面再次无功而返,那么将可能在接下来的选举中遭遇重创。   年轻医生想着薪酬增加,私立医院顾着利润增加,执政党想着影响增加,那么谁来考虑普通人看病难度的加码呢?   一项最新调查显示,韩国70岁以上人口首次超过20至29岁人口。在老年化叠加少子化的背景下,韩国医疗的危机也许才刚开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4-4-14 22:18 , Processed in 0.01561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