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凸显智能手机成瘾风险:性别差异明显,专家一头雾水

2023-11-10 00: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64| 评论: 0|来自: superlife.ca

摘要: (星星生活/捷克佳)加拿大主导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全球约三分之一的人可能面临智能手机成瘾的高风险,其中女性和亚洲部分地区的人更

(星星生活/捷克佳)加拿大主导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全球约三分之一的人可能面临智能手机成瘾的高风险,其中女性和亚洲部分地区的人更有可能出现问题。 该研究11月7日发表在《国际心理健康与成瘾杂志》上,询问了来自195个国家的50,000多名年龄在18至90岁之间的人,以评估他们使用智能手机的问题有多大,或者一个人习惯性使用智能手机是否会对他们的生活产生负面干扰。 来自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麦吉尔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称,这项研究是该领域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 据CTV报道,多伦多大学密西沙加分校心理学系博士后、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杰·奥尔森(Jay Olso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对全球范围内存在问题的智能手机使用情况提供某种基本的了解。” 研究发现,各国女性普遍比男性报告智能手机使用问题较多。 奥尔森表示:“全球各地的这种一致性似乎表明,这不是来自某个国家对这一规模的解释所产生的偶然发现……似乎这是一个坚实的全球性发现。” 研究称,尽管在特定国家/地区出现了一些“非典型”模式,但有问题的智能手机使用情况往往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 加拿大则处于中等水平。 奥尔森说:“例如,它可能会影响你在学校或工作中的注意力,或者影响你的睡眠,因此我们发现智能手机的这些主观个人影响与总屏幕时间等因素一样重要。” 在性别和年龄方面,这项研究使用了一种常见的测量方法,即“智能手机成瘾量表”,要求参与者对一系列包括“由于使用智能手机,我错过了计划中的工作”和“由于使用智能手机,我在课堂上、做作业或工作时难以集中注意力”等10个陈述做出强烈同意或不同意之间的选择。 量表范围从1或“强烈不同意”到6或“强烈同意”。 大多数参与者(64%)是女性,平均年龄接近40岁。 57%的受访者来自美国,6%来自加拿大,另外6%来自英国。 该研究仅包括那些在研究中至少有100名参与者的国家之间的比较,其中有41个国家符合条件。 研究人员表示,对性别差异的一些可能解释可能是,女性倾向于更多地将手机用于社交目的,这最终可能会成为习惯。 研究称,女性患抑郁症和焦虑症的比例通常也较高,该量表可能“无意中”捕捉到了人们的应对机制。 奥尔森说:“我们真正不知道的是,这些因素本身在多大程度上造成了性别差异,或者是否还有其他因素也造成了这种差异。” 在年龄方面,他补充说,年轻人通常更快地采用新的消费技术,并且通过新的消费技术进行更多的社交。 在国家方面,东南亚及其周边地区的受访者得分最高,而欧洲的受访者得分最低。 研究人员表示,更成熟的社会规范,例如与家人和朋友保持密切联系,可能会导致更多的智能手机使用。 奥尔森说,他之前参与的一项研究发现,这些规范的强度(也称为文化“严格性”或“松散性”)与智能手机成瘾之间存在很强的相关性。 他说:“智能手机如何融入各国人们的日常生活也可能解释了使用问题的一些差异。” 奥尔森表示,虽然COVID-19可能“推动”了有问题的智能手机使用情况,但大流行前的数据很容易预测到这一点。 他说:“基本上自2014年我们开始使用这一特定指标进行追踪以来,这一数字一直在增加。” “由于新冠疫情,这个数字可能比平时要高,但我们认为这并不能解释我们发现的任何特定的全球普遍发现。” 研究发现,某些亚群体中使用有问题的智能手机的比例更高。 例如,奥尔森表示,在加拿大,56%的大学年龄女性符合标准,而大学年龄男性的这一比例为33%,这比他预期的要大。 他说,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到底是人还是社会规范发生了变化。 奥尔森说:“社会规范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智能手机已经真正融入我们的生活。” “说加拿大普通女学生对手机上瘾可能没有道理。也许更多的是社会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过度使用智能手机已经变得更正常了。” 他说,进一步的研究可能有助于制定更个性化的干预措施,包括按国家分类的干预措施。 奥尔森之前在麦吉尔参与的工作也研究了不同的策略,这可能有助于减少人们对智能手机的使用,例如减少通知或将手机设置为灰度。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4-5-20 11:23 , Processed in 0.04885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