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查看: 113|回复: 0

[推荐] 加拿大司法独立的宪政危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8 10: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Guo 于 2019-5-28 10:08 编辑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宪政危机 国际国内政治干预司法

权力失控 国会行政勾结推翻成规


图:庄文浩议员4月18日在Confederation Club做宪政危机的讲演


2019年2月11日,小特鲁多内阁成员,前总检查官Jody Wilson-Raybould辞职。2月18日,总理办公室总书记Gerald Butts辞职。这是2019大选年震撼政坛的丑闻,事关SNC-Lavalin贿赂案。特鲁多总理对前检察官Jody施压,要法院推迟对SNC刑事案的审判。Jody顶住压力触犯了特鲁多,1月14日被特鲁多撤除了总检察官职务,把她贬为退伍军人部长,导致2月11日Jody辞退内阁职务。


对于特鲁多粗暴的干预加拿大司法独立,庄文浩议员在2月28日的国会发言中指出,这是加拿大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宪政危机。


加拿大官方正式的称为宪法的文件有两个,一个是1867年的《大不列颠北美法案》(BNA),另一个的1982年的《权利与自由宪章》。但是,魁北克议会至今没有通过《权利与自由宪章》。不像美国,美国政客动辄拿美国宪法说事,如公民持枪权利有宪法第二修正案明文规定。加拿大保守党也支持公民持枪,但从来不会引用什么加拿大宪法。加拿大政客从来不谈宪法,其中原因是加拿大效法的是英国的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英国政治制度不依靠成文的宪法,而是依靠不成文的惯例,这些惯例或者行文于一系列的立法文件中,但不是成文的宪法。总理是加拿大政府首领完全是惯例使然,不存在宪法规定。多党制也是惯例使然,不存在宪法规定选举制度。威斯敏斯特政治制度名为君主立宪,却不存在一部确切的宪法。庄文浩议员指出,司法独立的行文为Shawcross原则,特鲁多总理政治施压总检察官就是违宪。


加拿大政府官方网站对总检察官职位的规定引用了Shawcross原则。Hartley Shawcross是二战结束时英国派出的纽伦堡审判的首席审判员,他提出了纽伦堡审判不应该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裁决,而应该是公正的依法的审判,他的建议得到所有国家赞同并在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中得到贯彻。


Shawcross作为英国总检察官在1951年对总检察官和内阁的关系做了陈述,他认为总检察官对启动,进行和结束审判负有独立的责任。总检察官可以和同僚讨论是否需要审判,政客们也可以向总检察官提出建议,这些都不违背司法独立,只有对总检察官施压才构成违背司法独立。同时,总检察官也不能以他人意见而推卸其维护司法独立和公正的责任。


2018年底加拿大逮捕旅行过境温哥华的孟晚舟,其后小特鲁多一再推脱说加拿大和美国有引渡协议,美国要引渡加拿大就逮捕,是依法办事,是司法独立,不得政治干预。这种说法违反了Shawcross原则。总检察官不能以加美引渡协议而推卸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的责任。加拿大历史上并不是100%满足美国引渡请求。特朗普推特说会为中美贸易谈判干预孟晚舟案。逮捕孟晚舟就是国际政治干预加拿大司法独立。总检察官和加拿大政府屈服于国际政治压力逮捕孟晚舟,是破坏了加拿大司法公正和司法独立,违反加拿大政治惯例,违反加拿大不成文宪法。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对孟晚舟案发表的言论也不是对总检察官施压,不构成政治干预司法,但总理迫于国际政治压力无理撤销麦家廉的职务。在这个孟晚舟案中,破坏加拿大司法独立的是小特鲁多,而不是麦家廉。特朗普2019年5月对华为全面封杀,孟晚舟案纯属政治迫害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于孟晚舟案几乎同时,总理办公室向总检察官施压,要求庭外解决SNC案件,是总理以国内政治干预加拿大司法独立。加拿大司法独立遭受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双重干预,是加拿大宪政危机,加拿大主权和司法独立受到破坏,孟晚舟一案,使得美国可以借用引渡协议得到治外法权,以后所有美国要干预的案子美国都可以提出引渡,而加拿大开了案例,以后必须服从美国引渡要求,这就是丧权辱国。


总理违宪不能挺直腰杆阻止国际政治势力干预加拿大司法公正和独立,同时以国内政治干预司法独立,总理违宪是加拿大宪政第一个危机。总理这两个违宪行为应该受到国会弹劾,这是不成文宪法,是西方政治三权分立相互制约的惯例。议会对内阁有监督的职责。发现内阁违宪,议会就应该问责。美国为了保障三权分立,内阁成员如果是议员的话,就得辞去议员职位,美国制度是总统制。加拿大和美国不同,加拿大是君主立宪,是议会制,内阁成员都必须是议员。加拿大议会如今是自由党多数执政,没有问责和弹劾总理违宪的政治意愿,使得加拿大三权分立、权力制衡形同虚设,徒有其名而没有实质。议会不问责总理违宪是加拿大宪政的第二个危机。


如果美国有成文宪法,英国完全根据惯例,那么,加拿大就处于中间。加拿大即有成文宪法,如1867年的《大不列颠北美法案》和1982年的《权利与自由宪章》,同时也沿用威斯敏斯特惯例。不成文法会因为破例而演变。如法律上女王不签署法案,法案就不生效,但是,如今女王对国会通过的法案都无条件签署,这已经形成惯例,女王橡皮图章是加拿大宪法惯例。如果加拿大国会对国际和国内政治干预司法独立和公正不以追究,而且2019大选小特鲁多竟然连任了,就注定形成新的惯例,加拿大司法独立和公正将荡然无存。如果议会对总理违宪行为不追究,不问责,不弹劾,三权分立,权力制衡就荡然无存,没有司法独立、没有司法公正、没有权力制衡、没有三权分立就会成为新的加拿大政治惯例,加拿大民主政治的基石就被毁于一旦。100%满足美国引渡请求也成为新的政治惯例,使得美国在加拿大得到治外法权,是丧权辱国的先例。新的政治惯例的形成是加拿大第三个宪政危机。


2019年4月18日庄文浩议员到Kitchener在Confederation Club上发表讲演,陈述了加拿大面临的三个宪政危机:总理违宪、议会不行使维护宪法的权力、加拿大将形成新的政治惯例,这个新的惯例使得加拿大司法独立和权力制衡成为聋子的耳朵。


图:Confederation Club理事张川代表俱乐部向庄文浩赠送礼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19-6-16 19:56 , Processed in 1.21555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