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天价机票、航班熔断、检测乌龙 海外华人回国困难重重

2022-6-22 08:1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3| 评论: 0|来自: superlife.ca

摘要: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每天晚上她都辗转难眠,刷着一张张官网价格已经涨到10万元的机票。” 6月,黎书将结束在挪威的学习,回国内

【超级生活网 sUperLIFE.ca专讯】 “每天晚上她都辗转难眠,刷着一张张官网价格已经涨到10万元的机票。” 6月,黎书将结束在挪威的学习,回国内继续攻读硕士三年级,但眼下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9月顺利返校。今年1月,黎书作为一名交换生来到挪威,之前听说一些回国航班被熔断,她便早早做好买机票的打算。2020年3月16日,工作人员引导旅客进入指定房间。(@视觉中国 图) 在过去两年,很多海外华人和留学生见证了回国政策的一次次加码,不过就在最近,一些国家的赴华政策开始松动了。5月17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布一则最新的回国检测要求,从20日起取消自美赴华人员行前7天的核酸检测和健康监测要求,并用“双核酸检测”替代“核酸抗体双检测”。这一消息很快在美国华人圈里传开,并被大量海外华人自媒体、生活号头条推送。  两天后,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官宣了同样的检测要求,表示这是“根据疫情、病毒变异特点等因素做出的安排”。在一周内,中国驻俄罗斯、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大使馆陆续发布了新的健康码申领规定,对回国所需材料进行了简化。“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近期一些回国人员都在留意最新赴华政策,并关注机票价格早做准备,与此同时,国内也在释放更多利好的消息。5月4日,北京口岸首次缩减了入境隔离时间;香港从5月1日起允许非香港居民从海外入境,为海外华人回国提供了新的选择;民航局在5月末新增了国际航班的额度配置,或许更多的国际航线正在恢复的路上。新政公布时,黎书的回国计划屡遭失败,她决定再冒一次险,订下了飞往香港的机票。自疫情以来,一些海外华人在无数次勇闯与试错中探索出了相对稳定的回国攻略,亲历者会在社交媒体上事无巨细地分享航线流程,此次赴华政策放宽,或许为他们艰难的回国之路带来了一丝曙光。▎回国只能“碰运气”2020年,麦麦在美国读本科,她的I-20(国际学生身份资格证明)和房租会在5月末到期,她打算在此之前离开美国,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这一年3月26日,中国民航局发布通知,从29日起实行后被简称为“五个一”的政策,要求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并要求确保客座率不高于75%。这一政策出台后,当时中国每周最大国际航班量骤降至134班,约为原有航班量的2%。2020年3月26日,前往中国的乘客采取严密防护措施,在美国旧金山国际机场排队办理登机手续。(人民视觉 图)航班班次的骤减令回国机票一票难求。在当时,华人想回国都只能“碰运气”。麦麦在航司官网没有刷到机票,于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大使馆的包机上。2020年4月6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对未成年留学生搭乘临时包机回国的意愿进行摸排,各领事馆之后在资格范围内又增加了已完成学业、I-20到期的成年留学生。6月中旬,麦麦终于坐上了回国的航班。外交部长王毅在2021年1月的发言中提到,2020年共有350多架次临时航班接回了面临困境的在外人员。那时,很多人乐观地认为,疫情很快就会过去。即便是对“五个一”和断航,麦麦也觉得“断上几个月就能恢复了”。赶在疫情初搭上回国航班的还有朴通。2020年1月,朴通飞到英国与男友相聚。3月,疫情全面暴发并席卷了她所在的城市。朴通不是英国留学生,她只有一张7月到期的旅游签证。于是,她接连购买了3月、4月、5月三张回国机票,但都被陆续取消。当5月最后的航班被取消后,朴通束手无策地在国航官网上登记机票候补,家人在国内催促她连续填报健康状况。20多天后,朴通接到了抽中机票的通知,起飞时间就在第二天。“太幸运了,我想很多人都被退票都去候补,我肯定没有希望,还好我一直填了健康码。” ▎检测层层加码从2020年4月8日起,回国乘客被要求查验“防疫健康码国际版”,乘机人应至少持有登机前连续14天的健康填报,才能在小程序上获得带有蓝色小飞机图案的绿码,这是疫情最初的绿码发放规则。随着核酸检测技术的普及,同年7月20日,民航局、海关总署、外交部发布公告,要求回国乘客凭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证明登机。各驻外使馆在一到两个月内陆续制定了回国要求的详细检测要求,并持续进行动态调整。以英国为例,2020年8月21日起要求乘客登机时持有5天内的核酸阴性证明,9月1日将5天缩短为3天,11月7日起要求持有48小时内的核酸和IgM抗体的双阴性证明。IgM抗体是指机体受抗原刺激后最先产生的抗体,可以作为核酸未呈阳性的已感染人员的筛查标准。但在实际操作中,感染后痊愈及打过疫苗的人员都有可能在检测中表现出IgM阳性。2021年4月17日,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对接种新冠疫苗及有感染史人员的健康码作出了补充说明,要求已经接种疫苗但IgM仍呈阳性的人员提供疫苗接种证明作为补充,但要求必须已经完成两针接种,而接种非灭活疫苗(如辉瑞等)的人员,则还需要提供N蛋白检测阴性的证明。2022年3月10日,芬兰航空AY087 赫尔辛基-上海飞行路线图。在这一要求下,有感染史而未接种疫苗的IgM阳性人员是无法取得绿码的。英国在2020年12月初开始接种首针新冠疫苗,优先接种高风险职业、高龄人群,期盼回国的留学生和工作人员要按照年龄逐次后排。于是,自主降IgM的攻略一时在社交媒体上层出不穷,又说法不一,有人亲测应该多喝牛奶,有人则说戒掉鸡蛋牛奶,帖子里充满“焦虑”“看运气”等关键词。2020年12月,德尔塔变异毒株在英国肆虐,中英直航在12月24日宣布暂停。这也意味着,从英国出发的华人要赶在出发前48小时进行双检测,还要在转机机场再做双检。最令他们担忧的是,转机无疑会增加感染风险,谁都不能保证IgM会不会突然变阳,而且,转机机场的检测机构和出发地很可能存在灵敏度差异,有“假阳”风险。麦麦的朋友就遭遇了IgM转阳,她出发前在伦敦的IgM数值极低,但在哥本哈根转机时却显示阳性。好在她已经打了两针疫苗,可以通过上传疫苗证明来获取绿码。和她同班飞机还有十几个人出发前IgM为阴,却在转机时测出阳性,之后回国隔离显示并无一人感染。如果在IgM阳性的情况下不能提供疫苗证明,他们就无法登上回国的飞机。今年2月8日,哥本哈根机场曾发生一场大规模的乌龙事件,53位在哥本哈根转机的华人在机场检测出核酸阳性。据当事人自述,53人全部是由同一检测人员采样,他们强烈要求再次自费核酸检测后,全部显示为阴性。但他们的航班已经起飞,这些乘客只好睡在机场的长椅上。直到2月12日下午,他们才被协调入住酒店,在 2月15日搭乘同一航班回国。 ▎动荡的航班2021年1月,麦麦去英国继续研究生学业,当时她搭乘的直飞航班也被通知暂停。一年后,麦麦硕士毕业,她打算回国工作。由于官网机票已经售罄,麦麦在1月底通过票代购买了3月9日伦敦经赫尔辛基转机到上海的航班,费用为35000元,比上一年高出一倍多。这一次回国的检测要求又升级了,麦麦被要求除48小时核酸抗体双检外,还要在登机前7天加测一次核酸,并连续填写7天的健康监测表。由于奥密克戎疫情袭来,3月23日起,原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缩短为12小时内,这意味着如果航班在晚上出发,麦麦必须在当天上午到指定机构检测,时间极其紧迫。麦麦此次乘坐的航班由芬兰航空运营,前一程飞机在晚上降落,后一程在第二天傍晚起飞,麦麦要在机场睡上一晚。不过,赫尔辛基机场很少出现检测纰漏,这是英国回国华人探索出的比较“稳”的一条航线。麦麦没有预料到的是,2月末俄乌战争爆发。2月27日,芬兰航空加入诸多欧洲航司的行业,取消2月27日至3月6日在俄罗斯领空的航班,涉及飞往上海、首尔、东京等多条航线。28日,俄罗斯航空局宣布反制,禁止欧盟和加拿大等36个国家的航班进入俄罗斯领空,这让多数飞往中国的国际航班被波及。2021年9月11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安娜市,在一个中领馆指定的检测所,回国人员排队等候核酸等检测。(@视觉中国 图) 此时,麦麦的航班起飞只差10天了,航班群里顿时炸开了锅。计划回国的华人们立即动员起来,他们向芬兰航空发了一封恳切的联名信,并附上118位乘客的名字和64份手写签名。“这趟航班寄托着成百上千位渴望回到家乡的学生和公民的希望,我们盼望您能够改道复飞这条航线。如果不能返回家乡,我们中的很多人的签证会过期,会面临丢掉工作、经济困难的风险,还要经受无法和家人团聚的痛苦。现在最近一班可以购买的航班已是两个月之后,并且高达6976欧元(约合人民币5万元),这是我们实在无力承担的。”华人代表在信中表示。3月6日是航线取消的终止日,新的官方消息还未发布,小红书上有人贴出了航班取消的邮件,并附上截图。麦麦所在的群里顿时引起一阵恐慌,但很快有群友冷静下来,发现截图是P出来的。麦麦猜测,这可能是票代想售卖其他线路的高价票,故意混淆视听。3月7日,芬兰航空官宣航班线路改道,避开俄罗斯领空使用更长的航线。根据航旅纵横资料,3月10日从赫尔辛基到上海最终全程飞行时间为11小时6分钟,而两周前同一班次为8小时3分钟。2022年3月11日上午11点51分,当来自赫尔辛基的芬航AY087在上浦东机场落地时,麦麦戴着口罩长长舒了一口气。从伦敦希思罗机场起飞34个小时后,她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 ▎四次修改计划虽然从挪威到中国没有直飞的航班,但黎书持有申根签证,可以在申根区内的任一国家登机。3月,她迅速花了2万元,在国航官网上买了一张6月斯哥德尔摩直飞北京的机票。但一月后,黎书才发现这趟航班的实际入境点是西安,而西安机场已从1月5日起暂停运营国际航班。黎书不由慌了神,她连忙填写了国航所有欧洲直飞航班的购票预约。很快,她收到信息告知,7月末有国航巴黎到北京的直飞航班,入境点为天津,她又买了一张19000元的机票。很快,黎书再次发觉不妙,她在小红书上看到购买同一航班的留学生提出疑问,和对方取得联系后,这位留学生发给她一份航班统计文档,今年3月起这条航线只成功飞了3次,它要么被熔断,要么被法国民航局取消。自2020年6月8日起,民航局实行航班熔断措施,是指航司同一航线航班在入境后如果核酸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5个,将暂停航线运行1周;达到10个暂停运行4周。根据民航局数据,截至今年5月27日,熔断政策实施以来已累计执行熔断727次,减少入境客运航班1679班,其中2022年就已实施熔断312次,减少入境客运航班768班。黎书估计这两趟航班大概率飞不成,她的Plan B也行不通。因为还没有明确的取消或熔断信息,还不能申请无条件退款,否则要收取几千元的退票费。四五月的挪威冰消雪融,万物生机渐发,但黎书无心欣赏,每天晚上她都辗转难眠,刷着一张张官网价格已经涨到10万元的机票。暑假的机票也在票代手中炒出天价。黎书的朋友通过票代花4万元买了从赫尔辛基飞上海的机票,但由于上海疫情,四五月的航班客座率从75%缩减为40%,她的座位不幸被取消。因为航班不是被熔断,票代在退款时还扣取了一定的手续费。无路可退,她又狠心接受票代报出的69800元的代刷价格,最后也没有刷到新的机票。 “一年前,学长学姐做交换生时,机票还远没有现在这么难买。”黎书说,有交换生为此申请多交换一个学期,还有留学生干脆就不走了,留在国外继续申请下一个学位。最绝望的时候,黎书也想过申请攻读硕士来延迟回国日期,但很快又放弃了,“别人准备很久去做申请,我难道一个月就能申请上吗?”黎书又把目光投向了暑期学校,试图“曲线”推迟回国时间。但她发现今年开设线下暑期学校的很少,最终申请到一所韩国的暑期学校。但她这个Plan C仍不确定,韩国从6月1日才恢复旅游签证,黎书不确定自己能否顺利办下签证、买到机票。即便成行,她8月才能结束韩国的课程,回国隔离结束已是9月。2020年3月17日,在山西太原杏花岭区集中隔离定点场所,一名回国留学生在屋内上网。(人民视觉 图)国内大学的老师给予黎书理解和支持,并安慰她如果不能按时回去,会全力协助她延长签证。但黎书打算参加秋招,残酷的就业竞争并不会给她时间上的宽限。5月,香港的新政给黎书带来了一线转机,持中国护照的人员可以入境香港,隔离7天后返回内地,一些海外华人开始亲身闯荡香港新路线。黎书决定再冒一次险,订下了飞往香港的机票、香港隔离酒店和隔离期后飞往内地的机票,这是她的回国Plan D。在讲述这几个月的经历时,黎书几度哽咽,“我的焦虑状况从我买了香港的机票后才算结束了。” ▎回国的一笔账单在疫情期间顺利回国的人几乎都会感慨一句,“幸运”。能买到票是幸运,检测顺利是幸运,航班正常起飞是幸运,隔离酒店条件不差也是幸运。回国的流程一环扣一环,谁也不知道倒霉事会不会发生在自己头上。麦麦在机场碰到一个同乡,她事先并不知道对方是同一航班。她热情地上去打招呼,却发现对方刻意回避和她交流。麦麦忽然想起一则新闻报道,有人在转机机场检测出核酸阳性,和他近距离交流的人被判断为密接,无法登上下一程航班。她立刻敏感紧张起来。在微信群里,乘客们互助团结形成一种“命运共同体”,但当亲身抵达机场时,人们又顾忌个人命运而谨小慎微起来,不再与他人打交道。到上海后,麦麦顺利入住隔离酒店。这一趟回国,她列出了一张清单,机票35000元,伦敦出发前的检测费279英镑(约人民币2430元),赫尔辛基转机检测360欧元(约人民币2580元),上海隔离14天每天房费350元、餐费100元,回乡14天集中隔离免费。这样算下来,总共花费不到5万元。2020年3月16日,上海浦东新区,工作人员对入住隔离酒店的入境旅客定时进行询问。(@视觉中国 图)而目前,票代对麦麦同航班8月机票的报价已经达到6万元。在现实困境下,一些留学生会优先考虑所在国家的工作机会。2021年7月,英国恢复了2012年取消的PSW签证,可以给予国际学生两年的留英时间,而不必立刻获得工作签证。毕业后,麦麦的朋友就靠着PSW签证留在了伦敦,“他的家境很一般,但是他租个便宜的房子,一边找工作,一边在超市打工,也能养活得起自己,总比回国的开销要少。”麦麦说。而在国外,一些有稳定工作的华人考虑又有所不同。多位受访华人表示,即便北京的入境隔离时间已经缩短到“10 7”,对于只有两到三周年假的他们还是不够用。酒酒在美国工作,公司每年有三周假期,她上一次回国是2019年初。酒酒的家乡在一座四线城市,老家的邻居都知道她在国外留学,疫情之后,居委会主动联系她父母说:“你女儿要是打算回国,一定要提前报备啊!” 酒酒的父母非常想念女儿,但也只能说“没什么事先别回来了吧”。 2020年从美国回国时,麦麦还相信“五个一”政策过几个月就会取消,断航很快就能恢复,“回个国能有什么难的”;2020年末中英暂停直飞时,她以为自已一年半后回国,航线一定已经恢复。这种与疫情相耗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麦麦觉得,“我很难说自己的心态是不是从乐观到悲观,或许也只能‘躺平’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小黑屋|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2-7-2 01:04 , Processed in 0.15300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2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