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美国医学伦理探讨:疫情下有限的呼吸机给谁不给谁

2020-3-26 02:08| 发布者: 新闻采集| 查看: 342| 评论: 0

摘要:   (原标题:美国医学伦理探讨:新冠疫情下,有限的呼吸机给谁不给谁?)  如果一家医院的呼吸机数量告急,医生应该根据什么标准来决定要治疗哪些患者?这是一个生物医学伦理学问题,但或许也是全球新型冠状病毒 ...

  (原标题:美国医学伦理探讨:新冠疫情下,有限的呼吸机给谁不给谁?)

  如果一家医院的呼吸机数量告急,医生应该根据什么标准来决定要治疗哪些患者?这是一个生物医学伦理学问题,但或许也是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下可能会出现的现实难题。

  当地时间3月24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副教授Lee Daugherty Biddison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探讨医生分配稀缺物资的道德准则。

  Daugherty Biddison认为,面对上述问题时,应考虑挽救最多生命和寿命,并考虑患者个体已经经历了多少生命阶段及其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她强调,患者的年龄仅是次要的考虑因素,只有在无法根据生存可能性或生存率进行区分时,才会发挥作用。

  假使物资极端紧缺的情况不幸发生,Daugherty Biddison建议设立一个由经验丰富的医生组成的单独分诊小组,与一线医生分开。

  以下内容翻译自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

  主持人Ari Shapiro:

  在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中,口罩和手套供不应求。医院的病床和呼吸机也将很快进入短缺清单。这将迫使医生对做出艰难的选择:哪些病人能够得到救护,哪些不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副教授Lee Daugherty Biddison正是制定这些计划的人之一。

  请问Biddison医生,如果像呼吸机这样生命攸关的设备短缺,你的医生将根据什么标准来决定要治疗哪些患者?

  Daugherty Biddison:

  首先,我想说的是没有人愿意出现这种情况,我们正在尽一切可能避免,我认为在全国和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的团队真正关注的是三个关键问题。其一是挽救最多的生命。那么,如何将最有可能幸存的人按优先次序排序呢?第二件要考虑的事情是挽救最多的生命年,并考虑患者在疫情结束或出院后的寿命。第三个因素可能是类似公平局的方法,考虑生命周期、患者个体已经经历了多少生命阶段及其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Ari Shapiro:

  如果我的解释正确的话,你是说年轻人和健康人会比老年人和疾病患者得到更多的治疗。对吗?

  Daugherty Biddison:

  所以我想说,我们要做的是在这场灾难中,让尽可能多的人活着。我认为这其中有很多因素。年龄仅是次要的考虑因素,只有在我们无法根据生存可能性或生存率进行区分时,它才会发挥作用。在一大群人中,决定谁优先。

  Ari Shapiro:

  你谈到要挽救尽可能多的生命。这是否意味着医护人员会得到优先照顾,希望他们一旦治愈就可以挽救更多生命?

  Daugherty Biddison: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种伦理方法有时被称为工具价值。这种方法在疫苗等稀缺资源供不应求的时候被用来分配资源,例如让某人保持健康,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提供资源或技能来留住更多的人——照顾更多的人。在目前的情况下,使用这种方法的挑战之一是,人们担心病情严重到需要呼吸机的人不太可能会康复得足够好,从而用他们的技能应对当前的疫情。

  Ari Shapiro:

  我明白。我还想问,十年前海地发生地震时物资非常有限,你也在场。你当时是否必须就治疗谁、不治疗谁做出决定?这是否为你今天在美国应对挑战的方式提供帮助?

  Daugherty Biddison:

  是的,这是个很好的问题。那次地震之后的短期时间里,我是海地应对团队的一部分,当时的局势很可怕。我要说的是,情况非常棘手,我们必须努力工作以确保避免做出这些决定。

  Ari Shapiro:

  当然没有人愿意面对这些决定。但如果像许多人所预测的那样,医生面临呼吸机或床位短缺的问题,是否需要医生去面对这些病人,然后说:对不起,但我们帮不了你?

  Daugherty Biddison: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有很多不同的方法。我的团队给出的建议是,要有一个由经验丰富的医生组成的单独分诊小组,他们了解原理和方法,但与日复一日进行或提供护理的一线医生分开。这个想法的原因是,让同一个人同时做这两件事会引起一定程度的道德困扰,对病床前的护理人员来说是不公平的。

  Ari Shapiro:

  医学界对于如何做出这些决定是否有普遍的共识?

  Daugherty Biddison:

  我会说“是”和“不是”。有几种不同的方法,但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努力在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卫生系统内、地区卫生系统内和州之间达成共识,以便采用一致的方法。

  Ari Shapiro:

  非常感谢Lee Daugherty Biddison教授,感谢你的时间和你所做的工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来源:网易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20-3-28 20:24 , Processed in 0.0879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