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注册 找回密码

性奴、奴工、卖器官、随意屠戮,全世界每年至少250万人神秘消失 ... ...

2018-4-16 06:1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 评论: 0

摘要: 曾看到一个新闻说,人口贩卖至今仍是一项产值超高的全球产业,每年至少有250万人莫名消失。她们可能被卖为性奴、奴工、割去器官,或随意屠戮,等等等等你想象不到的各种。 这世界上存在着许多你根本不知道的危险角落 ...

曾看到一个新闻说,人口贩卖至今仍是一项产值超高的全球产业,每年至少有250万人莫名消失。她们可能被卖为性奴、奴工、割去器官,或随意屠戮,等等等等你想象不到的各种。

这世界上存在着许多你根本不知道的危险角落,那些不敢想象的罪恶行径。

2017年7月16日,一名英国女子被人从意大利绑架,就在失踪后的几天,暗网上进行了一场特殊的拍卖。

不是文玩古董,画作书法,宝石首饰,而是一名金发碧眼的年轻女子。

她身着粉色天鹅绒紧身连体衣,平躺在大理石地板上,面部通红,像是刚刚哭过。

一张标签贴在她的下腹,19岁,英国模特,白种人,34D-25-35,30万美元起拍,全球运送,欧洲包邮。还配有购买方式、网址,卖家。

这就是那个在意大利被拐卖的女子,身在德国,她的名字叫Chloe Ayling。

被绑架那天,Chloe正走在米兰中央火车站附近的街上,一双黑手套从她身后毫无征兆地,钳住脖子,紧捂口鼻,另一蒙面人立马在她胳膊上打了一针,在药物的作用下Chloe很快便失去意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嘴上贴着胶带手脚均被铐住,身体扭曲地被塞进一个后备箱的行李袋中。

这就是人口贩卖,一项有着至少3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超高产值的全球性黑色产业,每年全球至少有250万人像Chloe这般神秘消失,包括女人、男人和儿童。

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估算,全球范围内,每年被贩卖人口数甚至高达600-800万。

所有人只生活在自己美好的小圈子里,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样的。

脑中充满幻想的人不会意识到,就在他们喊着口号拥抱美好世界的同时,世界上每一分钟都有人在暗处失踪,沦为奴隶。

这个地下人口黑市网络从曼谷的妓院到马尼拉的大街上,从莫斯科的火车站到坦桑尼亚的货运路线,从纽约的郊区到墨西哥的海滩,从云南的汽车客运中心到新德里的居民楼,无处不在,若隐若现。

“妮可,十五万美元起拍。”

远在欧洲的意大利,一个暗网组织的网页上这样写着,照片上面的女孩身形消瘦,金色头发,上身裸露,双手被绳子绑住往后拉。

拍卖广告里给出了妮可的胸部大小和体重,还写明她没有携带性病,而这家网站的运营者,正是“黑死病”组织一员。

“我们不欢迎陌生人竞拍” ,黑死病成员在网站告诫买家,“我们不想受人注意,条子免进,参观者免进,记者和博主免进。”

在我们不知道的世界,有无数种黑暗交易正在进行着。

有知情者称,黑死病组织是欧洲一家专门从事绑架,暗杀和人口买卖的犯罪集团,只要给钱,它无恶不作。

在Chloe被拍卖的一周时间里,绑匪告诉她,“黑死病”专门四处绑架人口,再经由暗网将受害者卖到中东做性奴,无论男女,过去五年里,他们每周都能卖掉3个女人。收益高达1500万欧元。

受害者一旦卖出,不仅惨遭他人百般蹂躏,还有可能被再度转卖或交换给他人。

Chloe是幸运的,她之所以能幸免于难,在于绑匪偶然发现她是一个2岁孩子的母亲,盗亦有道,“不卖母亲”或许是他们人性仅存的部分。

最终,Chloe的经纪人以5万欧元的价格赎回了她的自由,绑匪Lukasz亲自将她送到英国领事馆附近,被埋伏在四周的警察抓了个正着。

没有人知道绑匪是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劫走数量众多的受害者,又如何躲避多国警方的追查进行贩卖,更没有人了解究竟有多少男女像玩具一样被四处拍卖,沦为富豪泄欲的工具,最终断送在猛兽口中。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等待他们的只有漆黑的未来,或长或短,直至死亡。

总有人说那些被拐卖的女生都是傻的吧,一定都是没什么常识和自我保护意识的吧。

2017年6月北大硕士章莹颖,去美国交流的时候搭上了那辆黑色汽车后,再也不见了。

她那天只是再正常不过的出门,穿得很普通,相貌很普通,却就在这样普通的一天消失了,到现在,连尸体也没有找到。

最近几年来,中国人在海外神秘失踪或遇害的噩耗频频传来,在有关失踪者下落的诸多猜测中,有人推测他们可能遭到境外人贩子的绑架,沦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

人口贩卖的黑色生意从未停止,尽管近10年里,买卖双方的口味不断变化,甚至受害者中男人、男孩的数量也在上升,但女性仍是最主要的受害者。

有人会问,被拐卖后,应该会有机会逃跑出来啊,我们应该如何自救呢?

就拿中国贩卖人口的现象来说,大多数都是山区里的老光棍买媳妇。

新买回来的媳妇,都是关在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面,不到生出一个小孩来,不会让你有出门的自由。

即使生了孩子,还会让你一直多生几个,就算是逃,全村人都会联合起来抓你,抓到了就是一顿毒打,找十几个村民一同轮奸你,消磨你的意志,让你乖乖听话。

曾入围第60届戛纳电影节的电影《盲山》,就讲述了20世纪九十年代初,一个女大学生被拐卖至某法盲山区,给当地一名老光棍作媳妇,尽管奋力抵抗仍旧难逃魔爪的悲惨经历。

女主白雪梅,是一个家境困难、刚刚毕业正愁找不到工作、又急于替家里还债的女大学生,心急如焚且毫无防范意识的她,轻而易举地便沦为了人贩子买卖的商品,和利益交换下的牺牲品。

此后白雪梅所遭遇的一切,是日复一日的强奸,非人道的待遇。

如果不配合还会多找几个人一起帮忙,以及畜生一样的囚禁。

当众谩骂和殴打。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被迫生子,传宗接代,沦为生育机器。

她自杀,她逃跑,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在买卖妇女靡然成风的偏远山区,为了不让买卖妇女的事情泄露出去,村民会联合起来看守被拐卖的妇女,一个手无寸铁的女生如果被拐卖到这种地方,想要自救,简直异想天开。

要知道,单人在山地穿越封锁线,相当于特种部队的科目啊。

即便几年后,她终于寄出求救的信,她的父亲和警察找到了她,也没能把她带回去。

无知的村民们拒绝让父亲带走白雪梅,他们团团将父亲和白雪梅还有一起前来的警察包围,最后连警察也不得不放弃。

白雪梅的父亲为了维护她,也遭到了毒打。

在绝望之下,白雪梅为救父亲,砍死了痛恨的老光棍。

白雪梅长时间积压的愤怒和仇恨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她的一生已经毁了。

更有拐卖后被做为油腻富翁的性奴,被关在笼子里供一群恶趣味的人欣赏,就像是一个动物一般。然后在他们的“聚会”上被反复“使用”,活动结束后继续被关上,或者又被卖到别的地方。

还有被拐卖后直接贩卖你的器官,心脏,肾,肝脏,头发,皮肤,眼角膜.....全部都有明码标价,以供给需要用的有钱人,各个妓院也是人口贩卖组织的常客。

而东南亚就是世界人肉集市的中转站,在贩卖人口这个问题上,可以说东南亚是全面溃烂,由来已久,触目惊心。

大湄公河次区域,包括柬埔寨、越南、老挝,泰国、缅甸和菲律宾,一直是世界上最猖狂的人口贩卖和妓女出口地。

一言以蔽之:穷的,哲人亨利米勒说过,“如果大便可以卖钱,穷人将失去他们的屁眼儿。”

一位资深的泰国人贩子这样说里面的经济利益:卖一个成人的均价大约是2000美元,但每卖一单人贩子才挣320美元,因为大头让泰国皇家海军、泰国海警抽走了。

而且一些人权活动人士称,发生在泰国境内的人口贩卖行为已经失控,2015年泰国警方在宋卡府发现埋了几十具尸体的乱坟堆。这些人都是被人贩子残酷杀害的,一般都是不配合,有病,有缺陷等卖不出去的人。

人在国外,就算再谨慎小心。

人贩子也很容易筛选出孤身一人的你,然后下手。

2014年7月,24岁中国女孩刘瑾妮独自在巴黎游玩,凌晨,正在熟睡的她被酒店房间的内线电话吵醒,一个自称“前台工作人员”的男声告诉她,信息出了问题,需要核实,要求她立刻离开房间到楼下大厅去。

刘瑾妮反复询问理由,对方却挂掉了电话。她认为这不合常理,便没再搭理。

没想到10分钟不到,便有人敲响她的房门。还是刚才那个男声,言辞犀利地要求她“必须下楼到大厅来,不可以在房间里”再次询问原因,门外却毫无回应。

已经在巴黎待了两周的刘瑾妮,曾亲眼目睹这里偷盗和抢劫有多明目张胆。

她深知在这样一个犯罪率如此之高的城市,独居酒店的单身女性本就很不安全,更别提半夜三更被一个男人喊出门来,“除非是火灾等极端事件,否则最好不要出门”,这条安全红线她心知肚明。

但一想到自己在一家颇有声誉的星级酒店入住,应该能保障客人安全,加上她担心自己的信息真的出了问题,不及时核实会给工作人员添麻烦,在把法国当地报警电话设置为快捷拨号后,她穿着睡衣便出了门。

坐电梯从五层下到大厅,只有一半的灯亮着,打电话催促她下楼的前台却空无一人,刘瑾妮立马警觉起来。

左右张望时,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守在酒店门口,车门大开,一个中东男人站在车门,还有一个人高马大的黑人男子站在大厅的承重墙后面,见她刚跨出电梯,便伸出手快步走来,作势要将她抓走。

“You stop!”

大喝一声后,刘瑾妮脑中飞快规划着逃生路线,她想着坐电梯起码还有机会通过紧急呼叫按钮呼救。便转身跑回电梯关门,考虑到三层之内,人可以跑楼梯追上电梯,回到五层又怕有同伙拦截,四层是逃生唯一的选择。短短几秒内,她按下4-8层所有的按钮,并在电梯里脱掉高跟鞋,做好随时逃命的准备。

出电梯,她立刻跑向火警窗,却因为极度紧张没能成功报警。至少两名绑匪还在寻她,没时间做更多的尝试了,她绕过长长的走廊,躲进保洁间的最里侧,将门反锁。

这是酒店四层除卫生间以外唯一能供躲藏的地方——躲进卫生间是大多数人的本能反应,劫匪不会想不到。

“我在十三区某酒店四层保洁间,绑架,速来,不要打电话,10分钟内若无回复,立即报警!”

将手机调到静音,刘瑾妮将这则信息发给巴黎的男性朋友,并拨去电话,在响了两声后迅速挂断,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把对方吵醒,让他看到自己的信息。

半小时后,朋友赶到酒店,在保洁间等待的刘瑾妮由于高度紧张,几乎无法站立。

“你怎么可以这样相信人?在巴黎,别说你一个女人,就算是我一个大男人,半夜也不敢下楼,这样很可能会被杀的!”朋友说。

事后她才知道,酒店前台有专门跟法国黑社会联络的内鬼,他们通过入住信息,专找独居在高级酒店的旅客下手,男的劫财,女的拐卖进红灯区。

出事那天下午,她刚从商场购物回来,进酒店时就被盯上了。

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被狼给盯上了。

记住如果一个人真心想寻求帮助,他一定不会找比自己弱的人,男人不会找女人帮助,女人也不会找女人帮助,更不会找小孩,孕妇,老人等等等等。

如果你们遇到类似的事情的时候就要当心,是不是可能是一场策划好的骗局,但是,在能力范围之内还是能帮则帮,但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以前总觉得人贩子的目标只有妇女和儿童,男生没什么好怕的,后来才知道原来男生也会被拐。

打断你的手脚,让你去乞讨,买卖你的器官,禁锢你的自由,给你洗脑做传销。

还有一种,是把你拐去大山深处做苦力。

骗去了山里的黑煤窑,每天都要不停干活,又没办法跟外界联系,还经常被殴打,又或者卖给一些怪性癖的富翁做性奴,等等等等。

人口贩卖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绝不仅限于强迫受害女性做性奴、男性做劳工,受害者还有可能被“制作”成残疾人沿街乞讨,强迫结婚、拍摄色情制品,器官移植甚至供人杀戮享乐。

一旦进入人口黑市,没人知晓自己会在何时以什么样的价格交到什么人手上,煎熬度过的每一天都可能是人生末日。然后死在不知名的地方,从这个世上彻底消失。

最后,想跟大家说这些话:

绝对不要去人少的地方,绝对不要去不熟的地方,绝对不要吃别人给的任何东西;

如果在酒吧喝酒,若是离开后回来,桌子上你的那杯酒绝对不要再喝,也绝对不要让酒吧里刚认识的帅哥送你回家;

一个人出去住酒店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网上有很多住酒店防范安全教程,你们一定一定要多学几招啊!

失恋了什么的绝对特么不要给我一个人出去喝酒,别一个人觉得很酷晚上坐在海边吹风啊;

如果加班到了很晚,一定要坐正规车辆回家,不要坐黑车不要坐黑车不要坐黑车,有男朋友的让男朋友一定要来接你。

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一定不要让不熟的人知道你是一个人住。

和周围邻居打好关系,在床头常备防狼喷雾,睡觉的时候一定不要关机,点外卖的时候让他把外卖放在门口就好,阳台上晒几条男士内裤.........

出门在外多多注意安全,这世界真的没有你想得那么单纯。

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自己所爱的人,坚信这个世界的正义与善良,也笃定这个世界的黑暗与可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法律申明|用户条约|隐私声明|联系我们|www.KWCG.ca   

GMT-5, 2018-4-25 22:35 , Processed in 0.56080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